主页 > 行业新闻 >

西藏建设体育人才后备梯队

时间:2017-11-21 13:33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2020年我国体育产业有望达到3万亿的规模,而先天需要政策性支持的体育产业在近几年频频受到国家政策利好的信号。从《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到《竞技体育十三五计划》,再到刚刚结束的十九大多次提出的“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体育强国之路,加快推进体育强国建设”,无疑都给体育产业的快速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在政策支持的土壤下,体育产业近几年可谓热闹非凡,万达、苏宁、乐视体育等纷纷投入大额资本购买全球顶级赛事版权,2015年、2016年两年间国内企业购买赛事版权费用超过200亿人民币,并在此基础上为媒体平台赋能,基于内容延伸相关服务。除此之外,欧洲豪门俱乐部也成为了众多产业集团、体育公司、投资机构争抢的对象,万达集团2015年1月出资4500万欧元收购西甲马德里竞技20%的股份,华人文化2015年12月以4亿美金收购英超劲旅曼联对13%的股份,去年6月苏宁集团2.7亿欧元对国际米兰70%股权的收购更是引起轩然大波。他们试图用此种形式,把海外成熟赛事、俱乐部、体育公司先进的商业模式、运营模式、已有的品牌价值引入到国内。随着赛事版权费的不断攀升,斥巨资的媒体平台难以通过商业化收回投资,群众性体育对体育消费用户的转化速度跟不上赛事内容平台的发展需求,导致2017年赛事版权投资趋缓,CBA版权等在开赛前才压哨落户腾讯体育。
  苏宁收购国米
  海外体育品牌相继进入中国市场试图分一块蛋糕
  中国军团在海外市场的“出手阔绰”让很多海外体育品牌嗅到了中国市场的潜力,瞄准群体性体育领域,早已经进入中国的运动品牌Nike、Adidas更加注重中国体育消费市场,无论是代言人的选择还是品类选择、产品设计都更加中国本土化。美国5公里跑品牌TheColourRun已经进入中国5年,每年吸引着成千上万的跑步爱好者。加拿大高端瑜伽运动品牌LULULEMON在今年的最后2个月即将在深圳、成都、北京、广州的CBD核心区连开5店。近几年海外体育公司进入中国市场的步伐不胜枚举,并且正在呈现从大众泛运动品牌向细分甚至小众项目专业化、高端品牌拓展。
  但中国消费者的运动习惯养成还处于起步阶段,跟美国、欧洲等市场消费习惯不同,目前体育消费群体的规模和消费能力扔难以支撑竞技类体育大笔投资和内容购买,这样的市场断层仍需要本土的商业土壤来培育。令人欣慰的是近两年,基于群众性体育的群众体育赛事、场馆、体育培训、体育社交、体育电商平台、体育用品、体育大数据、体育智能设备等领域在本土企业的带动下迅速崛起。
  动因体育用培训挖掘中国本土市场潜能
  据统计,2017年上半年共有52个体育项目完成融资,去年同期该数据是109个,资本出手更加谨慎,但投资选择更加广泛且向上游转移,投资机构更加集中于实力雄厚的产业资本和大型VC、PE。除了新兴的电子竞技、基于互联网消费的体育用品新品牌外,资本最为垂青的是体育培训领域。专门为4-17岁青少年提供篮球、足球、羽毛球、网球、击剑等项目体育培训的动因体育本次融资,不仅仍占据在今年产业项目融资额度的榜首,也远远超过2016年中国体育培训机构的融资额度。
  原本就具有很好现金流和利润的培训行业能获得这样高额的融资令业界惊奇,但看一下动因体育现有的发展规模和商业模式就很容易理解了。据了解,动因体育在行业内深耕多年,已经在全国18个城市运营,服务了上百万的学生和家长,教练近3000人,培训只是动因体育三大核心业务之一,赛事和场馆也是动因体育发展的重点。青少年是中国体育消费人群培育的重点,没有从小运动习惯的养成,很难快速激发出中国体育消费市场的潜能,青少年体育培训是对潜在消费者及体育爱好家庭最好的消费习惯培养和项目推广的途径,群众性的体育培训和赛事发挥着为整个体育产业链输送用户群体的巨大作用,是整个产业市场培养的基石,而体育场馆则是为青少年参与运动、组织赛事、区域性辐射推广最重要的硬性条件。跟单项目运营的培训机构相比,动因体育储备了更大的市场培育势能,显然曜为资本和前海母基金应该正是看中了动因体育这一点,才投入大笔资本要进一步推动动因体育的跨越式成长。
  虽然本年度还有1个多月结束,但从今年的行业投融资趋势和资金走向看,正从曾经不计成本的现有资源抢夺,逐渐转向从上游开始培育市场的稳健型发展模式过渡,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全民健身的时代能真正到来,中国本土体育商业能跟成熟的海外体育产业比肩。 “我们当然也希望通过体育赛事或体验,串联起文化和休闲产业的其他业态。” 当雄县县长其美次仁向记者介绍道,羊八井的国家地质公园、温泉酒店等基础设施建设已基本就绪,这手体育旅游产业的好牌有望变为持续的经济效益。
  当然,有一个前提是各方的共识——西藏的雪山、草原、河流是无价之宝,不论以任何目的的开发,都绝不能破坏高原生态。
  组委会每年都会安排登山大会的参与者参观位于拉萨的次仁切阿雪山博物馆,展览有一部分便与藏民族的雪山文化相关。“藏族对山有敬畏之心,登山绝不是为了征服山峰。开展登山活动,某种程度上也是增强民众的环保理念。”西藏登山队教练次仁旦达说。 中国西藏登山大会入选国家体育总局公布的2017年国家体育产业示范项目。而就在不久前,第十五届中国西藏登山大会刚刚落幕。从最初单一的登山活动,到如今集多种户外项目和户外文化体验、户外技能培训为一体的综合性体育旅游赛事,走过17年的西藏登山大会,如今已成为高原户外体育旅游产业一个值得关注的样本。
  专业人做专业事
  每年,西藏登山大会上都会有一批老朋友相聚。许多山友圆了雪山攀登之梦后,仍会一次又一次回到这里。而大会能够在全国户外领域站稳脚跟,并保持品牌热度,首先依靠的便是西藏在登山领域独一无二的资源与专业性。
  雪域高原的山峰资源在全球独一无二。除了喜马拉雅山区中的人们耳熟能详的世界级高峰,西藏境内还广泛分布着许多海拔五六千米的入门级山峰。无论“菜鸟”或大师,西藏都可以成为他们的户外天堂。
  2001年,首届西藏登山大会在海拔超过6500米的姜桑拉姆峰举行,西藏展现出扎实的登山保障能力。山友们接受了雪面及冰面行走、雪地滑坠制动、登山器械操作等基本登山技术的培训。近100名参与者中有28人成功登顶,其他人则面对恶劣天气时在教练的带领下理性选择了放弃。
  而在当时的教练队伍中,“中国西藏攀登世界14座8000米以上高峰探险队”的成员们已赫然在列。直到现在,高水平运动员为大众登山活动提供技术指导或直接担任教练、协作,一直都是西藏登山大会的传统。
  “登山大会能一直做到今天的规模,与西藏多年来在登山领域的人才储备有很大关系。”北京体育大学管理学院教授肖淑红说。
  1999年,西藏登山学校成立,是世界上仅有的两家培养专业高山向导的学校之一。从这里走出了多位2008年珠峰奥运火炬手,也走出了曾完成“7+2”(即登顶七大洲最高峰并徒步到达南北极点)壮举的登山新秀。时至今日,这里的毕业生每年都是珠峰保障团队中的主力。也几乎是同一批人,在秋冬之际为前来西藏的业余山友保驾护航。
  对接大众户外运动需求
  然而,大众登山所需要的服务与攀登珠峰并不完全相同。如何让登山大会惠及更多普通人,组织团队为此做了多年的探索。
  多年来,西藏的专业登山队伍为寻找适宜的山峰跨越藏地南北。从海拔超7000米的念青唐古拉山中央峰,到从去年开始成为活动主场地、海拔6010米的洛堆峰,山峰的高度在不断下降。
  而从今年开始,为避免山友夜宿户外出现不良反应,大会不再按高海拔商业攀登的模式设置营地。山友们每晚住在可媲美三星级宾馆的羊八井高山训练基地中。洛堆峰脚下的道路一直通到雪线处,山友下车后便可直接开始攀登。
  体验雪山的门槛一直在降低,但攀登雪山毕竟仍是少数人的游戏。西藏自治区体育局副局长尼玛次仁说;“为了让更多普通人受益于西藏的户外资源,登山大会开始涉水其他户外领域。”
  从2014年开始,大会增设了自行车、徒步等项目,每届参与人数已远远超过雪山攀登。“90后”小伙李冬宁去年刚来拉萨工作,便在上一届登山大会中到达了雪古拉峰海拔超5000米的徒步终点。“感觉很不可思议,自己也可以离雪山这么近。”他说。
  为响应“三亿人上冰雪”的号召,登山大会去年还增加了滑雪登山项目的训练。尼玛次仁透露,这一方面是为西藏建设体育人才后备梯队,另一方面也有为大众在西藏参与冰雪运动铺路的打算。
  “登山大会多年来的定位非常清晰,有针对性地满足了爱好者对户外运动的需求,所提供的服务不仅具有独特性,质量也很过硬,同时也实现了一定的社会效益。”对于大会的发展现状,肖淑红评价道。
  产业愿景惠及地方
  登山这项高风险项目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培育稳定的消费人群及服务运作模式。随着登山服务日益成熟,以及其他门槛更低的户外项目加入,登山大会创造更多经济效益已成为可能。
  肖淑红认为:“未来,登山大会应不断在供应链各个环节上进行创新。政府提供平台,聚合各种商业和社会资源。通过适宜的商业手段,满足大众对户外运动这项非公共服务的需求,并造福于西藏本地群众,使西藏得天独厚的户外资源实现价值最大化。”
  西藏体育部门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我们正在考虑进一步开发羊八井镇的体育旅游资源。”尼玛次仁说,“汽车和摩托车越野、马术骑行……我们可以把这些项目交给专业机构来做,也可以不局限于某一个季节,并借此探索‘体育扶贫’的新模式。”
  赛事举办地当雄县自然乐见其成。2006年,羊八井高山训练基地建成后,吸收了当地一部分农牧民就业,但登山户外产业对当地的经济拉动潜力远不止于此。一些登山大会的参与者不禁遐想:“如果从雪山上下来,还能住在度假酒店里,泡个温泉,再体会一下西藏特色文化,那就更好啦!”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